杭州人家門口的滑雪場 為什麼很多教練帶着東北口音?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1-18 07:37   

來浙江14年 東北漢子帶來近千位當地滑雪教練

都市快報報道 在杭州工作的90後女孩噠噠,是一位滑雪愛好者。往年冬天,她總會利用幾天年假,和同樣喜歡滑雪運動的幾個小夥伴飛到吉林松花湖滑雪場或者黑龍江亞布力滑雪場,痛痛快快地滑一次雪。

今年元旦,噠噠原本計劃好的東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羣裏的朋友們安慰她:“東北去不了,在家門口也能滑。”三天小長假裏,噠噠和朋友們從杭州出發,自駕兩個多小時去了桐廬生仙裏國際滑雪場。

“雪質和滑雪體驗真的不輸東北。”對於家門口的這次滑雪之旅,噠噠感到很滿意,同時又有點好奇,“我和三個朋友在滑雪場各自請了教練,回賓館一交流,發現大家的教練都是東北人。”

這是個巧合嗎?

東北漢子來浙江14年 帶來近千位 東北體育高校專業滑雪人才

“我們滑雪場目前有100個滑雪教練,除了少數幾個來自紹興、福建等地,95%以上來自東北。”浙江安吉雲上草原滑雪場市場部的經理李明宇向快報記者介紹。

去年12月中旬,雲上草原滑雪場正式對外開放。在這之前,滑雪場便和來自東北的專業滑雪機構達成合作。後者為滑雪場陸續輸送了90多名東北籍教練。為了招待好這羣來自東北的姑娘小夥,雲上草原滑雪場在安吉的山川村,為他們修建了員工宿舍。

比起這羣初來浙江的東北教練,蘇延龍在浙江滑雪場工作的年頭顯然更長。來自黑龍江省鶴崗市的他,既是雲上草原滑雪場滑雪學校的校長,負責學校的日常管理及教學工作,又是這幫年輕東北教練的主心骨、老大哥。早在2007年,還在哈爾濱體育學院滑雪專業就讀的蘇延龍,就來過寧波商量崗滑雪場體驗。正是那一次滑雪,讓這個東北漢子和浙江結下不解之緣。

“當時,來滑雪場體驗的遊客已經有不少了。”蘇延龍回憶,很多操着南方口音的遊客,踩着雙板從他身邊小心翼翼地滑過,“還沒滑出去多遠,就連人帶板摔倒在雪道上。”見他滑得溜,五六個因為掌握不了滑雪技巧一直摔跤的南方遊客,把蘇延龍團團圍住。“聽説我來自東北,大家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像東北人覺得浙江人游泳好一樣,浙江人也由衷佩服東北人骨子裏自帶的滑雪基因。接連在浙江當時的幾個滑雪場體驗後,蘇延龍感受到了浙江人對滑雪這項運動的熱愛。此後,看好南方滑雪市場的他一直往返黑龍江、浙江兩省,一邊作為滑雪專業人士,參與温州當地兩家滑雪場的建設,一邊作為“星探”,為長期固定合作的10家浙江滑雪場,輸送近千位來自東北各大體育高校的專業滑雪人才。

現在,到了冬季,蘇延龍已經很少有時間回東北老家生活和過年,“最近十多年的冬天,我基本在浙江這邊。”

對攝影攝像一竅不通的東北滑雪教練

成了“網紅”學員專用攝影師

這幾年,蘇延龍已不在滑雪場的一線,做遊客的滑雪教學工作了。不過,為了不讓自己挖掘出來的這些東北教練,在其他省市同行面前因技術不行而跌面子,他還是會抽時間指導他們,學習更加適合南方遊客掌握的實用滑雪技巧。

現在,浙江滑雪場上的滑雪教練大多來自東北。提到這些後輩,蘇延龍言語中滿是自豪:“在浙江滑雪場工作的這些東北教練,不僅有在校和已經畢業的大學生,還有很多擁有研究生的高學歷。”這些既有專業實踐能力,又有理論水平的東北滑雪教練,受到了很多浙江遊客的好評。

“我去滑雪場之前也沒有預約教練,就在現場隨意找了一個男教練。”噠噠説,這位帶有東北口音的男教練收費是1小時200元,“和他學了差不多半小時,我一個江南人就掌握了雙板的滑雪技巧。”

更讓噠噠感到驚喜的是,這位熱心的東北教練還是一個拍視頻的好手。回杭州後,噠噠把教練為她拍的滑雪小視頻發到了朋友圈,“朋友都説好羨慕我,一個女孩子滑雪這麼溜,太酷了。”

在杭州濱江一家室內滑雪場做滑雪教練的東北小夥小戴説,除了日常教學員滑雪,在其他配套服務方面,他也和很多老鄉一樣正在學習摸索。

從瀋陽體育學院滑雪專業畢業兩年後,去年,在同樣做滑雪教練的老鄉建議下,小戴來到濱江的這家室內滑雪場上班。和同事們混熟後,他發現公司現有的11位教練,算上他有10位是東北人。“我們中的大部分人原先在東北老家的滑雪場工作,大家來浙江後有一個共同感覺,就是這邊的學員除了注重教學質量,還很重視服務。”

小戴教的學員中間,有“網紅”,也有帶貨主播。在學滑雪的時候,他們都希望小戴能幫忙拍出美美的照片和視頻,“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發到粉絲羣。”

作為體育生,小戴原本對攝影攝像一竅不通,“現在什麼運鏡、剪輯,我都會了。”如今,小戴專業的攝影攝像配套服務,為他吸引了不少“網紅”學員。

15年裏浙江開出16家滑雪場 家門口滑雪的選擇更多了

初來浙江的小夥 想念媽媽的東北大鍋菜 想抽時間到杭州看西湖

和已經在浙江工作近一年的小戴不同,來自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22歲東北小夥徐朝陽,來這兒還不到一個月。

2020年12月21日,徐朝陽從老家牡丹江出發,先坐了近2個小時的高鐵到哈爾濱,又從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乘坐3個多小時的飛機,抵達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從蕭山機場再坐2個多小時大巴到杭州汽車北站後,來不及找酒店休息,他繼續搭乘近2個小時的大巴輾轉前往安吉。

徐朝陽是牡丹江師範學院滑雪專業學生。去年,在同專業師兄引薦下,抱着改變一下教學方式的想法,他從東北老家輾轉南下。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離家千里的浙江,“剛來滑雪場的那幾天,我最想念的還是媽媽燉的東北大鍋菜的味道。”

因為雲上草原滑雪場建在山上,每天,徐朝陽的時間都被精準切割:早上不到7點,起牀、洗漱,吃好早餐;7點半,準時和同事們從山下的宿舍出發,步行10分鐘到遊客集散中心;之後,乘坐5分鐘的景點大巴來到索道站;到索道站後,繼續坐10多分鐘的纜車到滑雪場。

雲上草原滑雪場上午開放的時間是8點45分,在大批遊客上來之前,徐朝陽要和同事們一起完成準備工作,比如檢查雪道、防護網,整理各種滑雪器材。9點多,在遊客陸續到達滑雪場後,徐朝陽持續近8個小時的教學工作就開始了。

徐朝陽的很多學員是來自浙江、上海等地的白領,很多滑雪小白對這項體育運動充滿熱情。“滑雪場實行的是續費制,很多學員一次學不完,會接着續兩三個小時。”這時,如果已經到了中午吃飯時間,徐朝陽也不會撇下學員去滑雪場的餐廳吃飯。

來安吉前,爸媽給他帶了滿滿兩大袋哈爾濱紅腸。“想不到還真派上用場了。”實在來不及吃中飯,怕教學中途體力不支,每次帶學員乘滑雪場魔毯到雪道的途中,徐朝陽都會抓緊從口袋裏拿出備好的紅腸咬幾口。

最近,紅腸吃完了,他的新午餐換成了麪包和牛奶,“都是從我們宿舍樓下的小超市買的,價格一點也不貴。”這個開朗的大男孩樂呵呵地説。

一般到了下午四五點,滑雪場的大批遊客會陸續下山。不過,徐朝陽也教過一些學員,最晚學到了晚上8點半。等到學員乘索道離開,獨自收拾好滑雪器材後,徐朝陽換着索道、景點大巴、步行這三種方式回到宿舍時,已近晚上10點。“回來換洗貼身衣物時,衣服上都有汗液蒸發後留下來的鹽粒。”

雲上草原滑雪場給教練們的休息時間,是每月4天。不過,隨着滑雪這項運動在浙江越來越熱,徐朝陽和很多東北教練一樣,捨不得休息。愛好滑雪的遊客紛至沓來,這讓滑雪教練這份工作更加辛苦,但也帶來了更為豐厚的回報。

一位比徐朝陽早三天來雲上草原滑雪場的東北年輕教練,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收入近萬元。這激勵了年輕的徐朝陽,“這個工資在東北真的很難達到。我最喜歡浙江的一點,是隻要不怕吃苦,就能賺到錢。”

來安吉的20多天時間,徐朝陽和同宿舍的7個同事一起去過一次安吉縣城。“滑雪場餐廳燒的菜,其實挺符合我們東北人口味的,量大口味也重。”不過,難得的這次出門機會,大家還是花心思找到了縣裏一家比較正宗的東北菜館,好好地吃了一頓。

來浙江後,徐朝陽一直想抽時間來離安吉不遠的杭州看看西湖。不過,基本上每天宿舍、滑雪場的兩點一線,讓他暫時還不能完成這個心願。

浙江已有16家滑雪場

冰雪旅遊旺季 不只屬於東北

“這幾年,滑雪這項運動在浙江確實越來越熱。”作為浙江滑雪市場興起的見證者之一,蘇延龍經常到浙江新開的滑雪場考察。他發現不論是國營還是民營,這些滑雪場都配備了從國外進口的壓雪車,“這些壓雪車造價不菲,在一般老牌的北方滑雪場都很難看到。”

從15年前安吉開出華東第一家户外滑雪場江南天地,到15年後僅安吉一個縣就有3家滑雪場,截至2020年冬天,浙江已經擁有16家滑雪場,包括安吉江南天地、臨安大明山、奉化商量崗、寧海浙東第一尖、紹興喬波、桐廬生仙裏、安吉雲上草原等在內。室外滑雪場的數量達到了11家。如今,浙江人在冬天想要暢快滑雪的選擇,顯然更多了。

隨着整個浙江滑雪市場的興起,很多新建雪場正在積極抓住不只屬於東北的冰雪旅遊契機,在滑雪季接待大量遊客。“今年的滑雪市場確實非常火爆,感受到了遊客們的熱情。為了提升遊客體驗度、把好疫情防控關,元旦期間的滑雪場門票需要通過網絡平台預訂,並按要求嚴格限制遊客數量。到了後面,電話來諮詢的客人,都建議改期,直接來的散客就勸退。元旦小長假裏,平均每天有兩三千人前來滑雪。”

新開的桐廬生仙裏國際滑雪場營銷負責人楊駿告訴我,江浙滬原本就聚集了一大批滑雪愛好者,就目前來看,最重要的客源市場還是來自杭州主城區,佔了五六成。杭州周邊的滑雪場之前只有固定的兩三個,每個雪場的容量也有限。而杭州總人口基數大,消費水平高,滑雪場作為冬季裏的稀缺產品,成為時尚新寵也不足為奇。“非週末150元暢滑,週末220元暢滑的滑雪費用,性價比也較高,吸引了更多年輕人前來體驗滑雪運動的魅力。”在滑雪愛好者中,年齡最小的只有三四歲。

冰雪產業的消費市場究竟有多大?隨着中國冰雪運動發展規劃的提出,預計2025年冰雪產業總體規模達到10000億元,帶動3億人蔘與冰雪運動,國內滑雪產業還有很多消費空間可以釋放。

同樣是新開的安吉雲上草原滑雪場,在元旦三天小長假期間,據市場部經理李明宇透露,客流量達到1.5萬人,以來自湖州、杭州和上海的客人為主。其中,有一定基礎、自帶滑雪裝備的資深滑雪客不在少數。另據統計,開業不到一個月,在工作日期間,平均每天也有近千人來滑雪,“這足見滑雪消費需求在長三角地區的釋放。” 


來源:都市快報  作者:記者 萬禺 江玥  編輯:高婷婷
返回
今年元旦,噠噠原本計劃好的東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羣裏的朋友們安慰她:“東北去不了,在家門口也能滑。”三天小長假裏,噠噠和朋友們從杭州出發,自駕兩個多小時去了桐廬生仙裏國際滑雪場。